K11展出作品“撞脸”日本动漫形象-陆平原个展“科拉”,是抄袭还是挪用?争议展品已撤出展览

见习记者 荣思嘉

《精灵宝可梦》和《怪物猎人城市》这两款游戏在全球拥有众多粉丝,尤其是以皮卡丘、杰尼龟等形象闻名的“宝可梦”,更是很多人的童年回忆。而位于淮海中路的K11商场,因为经常举办展览,在众多商场中独树一帜,颇具人气。

近日,K11和这两款知名游戏却因为一场“抄袭风波”被关联到了一起——在K11展出的陆平原个展“科拉”中,有两件展品与宝可梦七代神兽露奈雅拉、怪物猎人世界的风漂龙高度相似。一时间,动漫迷们议论纷纷,指责创作者陆平原涉嫌抄袭。

目前,活动主办方K11已先把相关作品下架,并积极与艺术家及有关方面沟通。

动漫迷:
两件展品照搬日动漫形象

小李在这个暑假购买了爱文艺通票,整个暑假,拿着这张通票,陆陆续续打卡了不少艺术展览。8月21日,她使用文艺通票来到了K11商场的B3层,这里正在展出一个名为“科拉”展览,所有展品都出自一位叫做陆平原的当代艺术家。

进入展览后,小李仔细的观看着每样展品,企图领悟每件作品的深意,然而,当她看到其中两件作品的时候,她感到既困惑又不满。

一件作品名为《梦奇奇》,作品是一个蓝白黄配色的、形似蝙蝠的雕塑,雕塑的“嘴”上叼着一张写着故事的A4纸,另一件则名为《美杜莎的诅咒》,作品主体是一只飞龙雕塑,飞龙的“爪子”上同样也有一张写着故事的A4纸。

小李是动漫迷,她一下就认出来,那个名为《梦奇奇》的作品,和宝可梦公司的游戏《精灵宝可梦日月》中的宝可梦露奈雅拉长得十分雷同,而《美杜莎的诅咒》中的飞龙则和另一款游戏《怪物猎人世界》中的风漂龙相似度极高。

一开始小李以为这两件雕塑仅仅是场景装饰,并非展品本身,但阅读了展览的介绍册却发现,雕塑就是展品之一,并且被作者赋予了新的名字和新的意义。

我当时就在想,家里的游戏全都会有版权标志,这个展览我根本没有看到相关的授权,这是不是涉及到版权问题啊?或者更严重的说,是不是就是抄袭?

小李说,这两款游戏在世界范围内都比较受欢迎,国内也有很多粉丝,只要是粉丝看到应该都会和自己一样感到冲击的。

果然,小李将她的吐槽发到了微博后,引来了一大批动漫粉丝的“围观”,不少粉丝都指责展览模型涉嫌抄袭,更不能接受的是,创作者还将展品的名字进行了改动,“我觉得设计师给作品附带故事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作品本身确实是抄袭,完全没有自己的设计,也没有备注出处,直接把名字也给改了,这能算艺术展览吗?”一位宝可梦爱好者小轩告诉记者。

同时,他们对于展览的主办方上海K11商场也很不满意,“作品展出前,就没有对展品做出审核吗?即使我们指出这个问题了,展方也一直没有做出解释!”

工作人员:
为后现代美术表现形式

8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K11商场的B3层的“chi K11美术馆”,当前美术馆正在展出两个展览,其中一个就是涉及争议的“科拉Kola——陆平原个展”,该展览从8月10日至10月13日展出,门票售价为30元。

展厅里有数十件的雕塑展品,也有在放映设备中播放的影像展品,而几乎每件展品都会设置一张A 4纸,上面写着与实体展物相关的故事。在展厅的最右角落,摆设的就是争议作品之一《梦奇奇》,记者拿出采访对象提供的“宝可梦神兽露奈雅拉”的图片加以比对,发现所有的色块组合、线条细节相似度都在90%以上,差别最大的就是雕塑还配有一张A 4纸,纸上记录了一个小孩丢失了名为“奇奇”的玩具的故事。而另外一件争议作品《美杜莎的诅咒》,与“怪物猎人世界的风漂龙”相比较,造型相似度也很高,颜色上略有差异,雕塑同样配有一个故事。

记者向展厅的一位工作人员求证,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日确实有很多观众向工作人员询问这两件作品,也都是质疑其造型与动漫形象相似。但这应该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和漫画没有关系的。

随后,记者又向展厅另外一位工作人员询问了关于两件展品的争议问题,这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他自己也在网络上看到了动漫迷的控诉,但他并不认可所谓“抄袭”的说法,他认为这只是现代艺术中常用的“挪用”手法,“这个雕塑和故事加起来才是作品的全部,虽然创作者用了这个形象,但是他赋予了新的意义,这是一种表达,是很完整的,但是每个人对于一个展品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但工作人员告知记者,美术馆方面出于“担心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已经考虑将争议的两件展品拆除撤下。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K11美术馆,发现两件争议展品已经被撤出展览了。

[作品创作者陆平原]
不对争议做正面回应

究竟这两件争议展品是动漫爱好者对于当代艺术家的艺术表现手法存在误读?还是作品创作者有意为之的抄袭?作品创作者是否需要获得相关形象的版权授予?作品的创意源头又来自哪里?作品本身想要表达的又是什么内涵?

对此,记者与作品创作者陆平原取得了联系,但陆平原并未对争议做出正面回应,建议记者先与美术馆方面进行联系,并称其创作思路可以在以往报道中查找。

记者查询了早前对陆平原的报道,他曾提到过《梦奇奇》和《美杜莎的诅咒》两件作品的创作确实来源于玩具。“我对将玩具做成雕塑,并与我的故事相结合的形式很感兴趣,包括本次新作中的《梦奇奇》《美杜莎的诅咒》等等。”陆平原在以往的报道中这样说道。

记者从展览主办方K11方面获悉,K11自成立以来一直十分重视及尊重原创,并坚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未来也将继续坚守这品牌运营的重要方针。目前,K11已先把相关作品下架,并积极与艺术家及有关方面沟通。

[业内专家]
很难界定抄袭与挪用

虽然争议被解释为挪用,但是动漫迷们对于这样的解释还是并不买账,“挪用”手法就意味着原封不动的照搬吗?“挪用”现有形象不需要对此做出标注吗?挪用现有形象却将名字改变,是否有“打擦边球”之嫌?抄袭和挪用之间的界限究竟如何界定?

对于这些疑问,记者咨询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潘耀昌,潘教授告诉记者,复制他人作品,而获得了利益,且隐瞒了这一事实,又一无创建,自然是抄袭,但多数情况不会那么简单。一般来说,抄袭或剽窃,多指模仿或复制知名度不高的人的作品,一旦被发觉了,创作者会被指责为抄袭。挪用则不然,所挪用的作品知名度高,挪用者本身无意隐瞒,甚至会提醒观众他在挪用,意在借题发挥,多见于观念艺术,至于模仿、复制程度如何都无所谓。

至于如何去界定抄袭和挪用,潘教授则坦言,无论是业界还是法律条款上,对此都很难做出明确的判读,对于当代艺术的挪用和抄袭争论,在业界的争议也是一直没有停止的。

这种创作手法本身就存在争议性,很著名的当代艺术家杜尚之类的,也都有过抄袭的争议,这确实比较难界定。

截至发稿时,记者从陆平原处获悉,关于其本人对于此次争议的态度及相关创作理念,将后续进行回复,记者将持续关注跟踪报道。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荣思嘉